鏡獄百物語り

關於部落格
仏足下的虛空 
  • 530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昧耶與金剛乘十四根本戒

三昧耶與金剛乘十四根本戒 ---  文/洛本天津仁波切 三昧耶   云何三昧耶?三昧耶有三種,其中以師徒之間的三昧耶最重要,此三昧耶是戒,一種神聖的承諾。   三昧耶來自上師授與,然傳授三昧耶之上師則必須俱足傳承師資與證量。   觀察一位上師是否俱足師資,除從其平時生活、所學修持、所行事業,及現世傳承持有者之認定外,實無任何科學方法可以佐證。   西方國家常以外在儀表判定上師。東方人則迷信善說英語、又以某本尊菩薩化身自居者,尤其是以某大法王為得道高僧作為標準。信眾若只一味追逐仁波切法王頭銜,則難值遇真正俱證量之上師,特別是在台灣。   有人說台灣三日一市,但在宗教上則是一日三師,換上師比換超市還快,幾乎每天都可聽到一些很特別的上師名字出現。有人以我是某某金剛上師授你三昧耶戒,愚弄迷惑不懂之信眾,暗示不聽吾言即是破三昧耶戒,將墮金剛地獄等等。此種懲誡往往出自不堪任之金剛上師之口,令信徒惶恐而不敢背離。其所言,密乘十四根本罪中以不尊重上師為眾罪之首,違背師命嚴重破戒者,當下三惡道無疑。   為此,若隨不如法上師受灌無數者該如何?有人深怕破了根本大戒。對此,第八世大寶法王密覺多傑說,若不幸遇上不如法上師,接受灌頂,學子終無破戒之咎,因其三昧耶戒自始未曾成立。所以無需害怕,應速遠離不如法之上師。   未成為密乘弟子之前,當先了解其應守戒律,體會密行之殊勝,善觀察上師,選擇終生信賴之導師,免於犯錯,造下不可原諒之惡過。   今略說密乘修行十四條大戒。此乃專為密乘行者所設,為免在言行上犯過,導致修持不力犯惡破行。所說十四根本罪出自無上密續部,紅觀音本尊中尤為詳盡。 十四根本罪   第一、對金剛上師身語意不敬,心存邪見。   金剛上師與一般法師有何不同?法師僅就經藏,依個人所知為人講解。然金剛上師須應弟子要求授與灌頂。受灌弟子當依金剛上師處學習該法之解要與口傳。其三,金剛上師須指導受法弟子禪修心要,在適當時機明示空性奧義,指示本來自性。此乃金剛上師之重要性。   故對金剛上師之三門有所不敬中傷者,將導致破毀三昧耶戒。此三昧耶戒即是師承中,弟子對上師的神聖承諾,一旦此承諾破壞,修法將不得成就。   密續法門中,尤其是無上瑜珈密,在觀修中,所觀情器世界與有情眾生,此兩種世間染垢皆為清淨壇城。上師即是壇城之主,壇城之主就是本尊,上師也就是佛。故一旦惡意不敬上師,即是不敬壇城本尊,毀三昧耶戒故,修此本尊法將無法成就。   如何是破三昧耶戒?若在自己心中決定某上師為金剛上師卻又故意中傷,無論是心裡上、言詞上,或是行動上,任何一項對上師傷害皆是毀損三昧耶戒。   另有故意製造令上師障礙者,三昧耶戒亦破矣。明知做錯事卻為保留自己顏面,不敢承認而又故意中傷上師掩飾己過,事後並無悔意,是名破三昧耶戒。   三昧耶戒有三種:接受灌頂之三昧耶戒、接受禪修指導之三昧耶戒、接受口傳教授之三昧耶戒。若僅受其一,戒小,受其二則戒中,三種皆受堪稱大戒。依此壞戒有輕重。若僅動念中傷金剛上師,未見於言行者,是犯三昧耶戒但不毀。   第二、誹謗顯密律儀   佛法深廣,非常人初學所能盡知,在修行的次第上,若有部份佛理未能理解而起憎嫌;以己之見妄加誹謗,認為那是當時印度男人沙文主義,於今不能適用,主張廢除等之。應先暫時置之,待己修至某一程度,至少內心所執所憎已經不見了,再回過頭來思維當初的問題,自然能釋。若不更日努力於解脫道,而於上師前對峙冒犯,此舉有損三昧耶戒。尤其特別排斥小乘,認為小乘不究竟,心生輕忽言詞輕薄,皆有違密乘根本戒律。大小二乘同為佛陀所教,為何仍需爭論不休呢?   第三、對金剛兄弟生諍怨   事實上,第三條戒應廣譯為,一切時一切處,不可對任何眾生妄起瞋恨嫉妒之心。特別是已皈依受菩薩戒之弟子,尤其不可違犯此戒。   以諍恨怨懟之心對待同門師兄,在同一壇城,受同一灌頂,同一法要口傳教授,三昧耶戒破毀,是何等嚴重。   為轉化密乘行者對外境的執著與貪婪,故以方便觀想一切外境淨空,由空中所生幻作某一本尊之壇城,一切眾生皆為壇城之天人。一人所作如是觀,百人千人亦可作如是觀,人雖有異但所觀幻境是一。因此,師兄弟之間建立了親密而超越擁有之關係。基於此神聖關係,密乘有了前所未有的金剛眷屬。   故於諸眾生若起強烈反感而生怨懟,對行者修行將會產生大障礙,有損三昧耶戒,有害道場團結。但對某些人的行為偏差而違背上師所教,則當於聚會時勇敢提出事實,請求上師排解,而非私自爭鬥不休。   第四、忘失慈悲心   我們受菩薩戒發菩提心,是以慈悲為本懷;如寡母獨厚獨子一樣的關愛眾生。若對自己的師兄亦未能以慈悲等視,何談對眾生。故慈悲心念一滅,破戒也。   第五、菩提心漏失   菩提心有二,一為菩提心願;二為菩提心行。願行二菩提皆是俗義諦菩提。在此所謂菩提心漏失,是指勝義菩提,或實相菩提。   密續的無上瑜珈部,以其特殊的觀修法門,淨化人的身語意三門;透過特別的本尊觀想,淨化氣脈明點。明點是人生育機能的所依,亦是生命奧秘之所在。從明點的發射可產生大樂,因此一般人執取大樂明點漏失,而生貪等三毒,性的染污由此而生。   為轉化明點本能上與生俱來的性衝動作愛的習染,故於本尊法的觀修上有五種轉化觀想,並將明點觀為種子字。由此種子字放光,即是轉化行者的性衝動,本尊之顯現仍是依此能量而生。   更高程度的密續法門中,是有以實質的性能量提昇達到不可思議之「實相」體驗,親自證得「樂空」不二之真如體性。如是,雙修法門只適用於情慾已斷之密行行者。   若有已受具足戒之僧侶濫用此法門,只為自己性慾上之發洩,巧言引誘他人以為雙運是無上法者,破了比丘戒之外,亦破毀三昧耶戒。   若為在家居士,以為持有此法門,未經如法上師之教授,妄稱已得本尊准許者,三昧耶戒亦破無餘。   第六、揚己抑他圖自利   有人高唱密法不需灌頂,我即可傳授,此舉無疑是貶金剛法門為顯法;甚至主張佛教不必出家亦可成就,此為欺世盜名。若為密行行者,內心不能見容顯教大小二乘,外不容其他宗教者,此等人士通常只是基於妄自標榜,認為除了他自己以外,別人都是錯的,或是自稱仁波切、金剛上師,為人消災解惑觀三世因果,直呼某人為某菩薩之轉世。   哀哉!假借密行之行者,飲酒作樂,言行大膽,貶中觀般若以為理論,實不知此二門乃密乘之精髓;大言不慚行為怪異或言本尊如何如何;或終日起爐燒物以為火供者,皆破三昧耶戒。   如批評是出自研究,於學理上有所依陳,則另當別論。   第七、非法器不受密法   此戒是說,未經由上師指示准許修持,自己胡亂引經據典,向他人借法本而自修或教他人修者,終將墮惡。   第八、毀傷身命   寶貴的人身難得。修行唯一依賴此身以修道,證悟法報二身,尤其密乘行者更應懂得珍惜。故凡一切鞭韃燃燒自殺等傷害身命的任何一種苦行均為破戒。   但若過份愛惜此色身,亦屬矯枉過正,反而易生貪戀之情。總之過度自虐與過度寵愛,皆屬不當;應以保重身體可供修行。蘊軀若病,小者求醫,大則求精進。   第九、偏廢第一義諦   中道第一義諦,甚深難懂。有人未明究理,偏執其空,而廢悲心。若執空頑強如何利生?須明白:解第一諦,不能體驗真如;唯證第一諦,方知即俗即真,便無有第一諦之可對境。未明中道者,易對眾生本具佛性生疑,更易自以為已經證空,所行一切皆無所謂,是人真是破此戒矣。   偏廢第一諦是說,「偏」執頑空,以為「空」是究竟義。「廢」是說,廢棄俗諦之大悲。勝俗二諦體性是一。禪修證空性是自利,行六度是利他;自他二利圓滿方可證圓滿佛果。   第十、對謗法者不能勇於為所當為   行者不可一味委曲求全,面對破壞佛法者,當以慈悲心勇於剛強手法以制裁。   能應時勢不畏強勢,所為當為利益眾生為出發點;若只在意自己免於受傷,而不顧其他人之死活者,視為破戒。   若濫用剛強手段,表面似乎制裁邪惡而實質傷害無辜者,對此剛強手段不但無功反而有大過。   第十一、疑於如義   行者若自矜所持之法是一切最勝,而懷疑如如不二之實義;須知,如如本義非名相妄想所能及。   懷疑無上密義者破戒。   第十二、惱亂眾生   心存自私或不解實相真諦,對眾生妄加傳說,令眾生心生恐慌或錯亂。特別是妨礙他人之修行。   嫉妒同儕用功,因而引致擾亂他人精進等一切不當行為皆破戒。   第十三、師命不奉行   在特殊情況下,如法上師令弟子做些近乎怪誕之密行,違者破戒。   例如嚐五肉五甘露,赤身舞蹈等。此等命令純粹是考驗弟子是否完全相信上師,及對世俗觀念是否已超越。在靈性的提昇上,有些考驗是必須的。   有人執於道德觀之根深蒂固,未能如命奉行者破戒。   第十四、輕視女性   女性在金剛乘中被視為智慧的象徵。若輕視虐待摧殘女性者破戒。   這十四條根本大戒是我學密中人應該遵守的,日夜嚴背在心不可稍忘。   日常生活中難免破戒或一或多。自省破戒時當速懺悔,誠心發露,向上師表示如何錯;並如法觀修金剛薩埵與唸誦百字明真言。未能自省破戒者,最好每日早晚恆修金剛薩埵最為穩當。   若人未有接受如法灌頂而修本尊密法,或受過灌頂而未知三昧耶戒、十四根本戒等,或知而不守,是人學法是行邪徑,不但不如法反而有害。   學邪法及自稱上師者,終要成為長期的業命多舛了。 --------------------------------------------------------------------------------   本文摘錄自《親近法》一書,目前本書與《竹林中的法語》、《信心與開悟》,正再版徵求助印中,歡迎您隨喜助印。   上師於今晚(9/8)將教授《事師五十頌》,其中第四十九偈提到應與金剛乘十四根本戒,同應善加讀誦受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