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鏡獄百物語り
關於部落格
仏足下的虛空 
  • 53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記文殊菩薩開光十周年紀念滿願喜悅法會

祈求姻緣紅線   應弟子們之請,今年文殊菩薩開光十週年紀念法會,特別還提供向文殊菩薩虔誠祈求賜與紅線,以求得自身的好姻緣,共組圓滿佛化家庭。   斗大的圓鏡和紅線、圓仔花都是出自 導師的諭示。圓鏡有代表月娘,圓滿之意。   鏡前右手邊則放置紅線。若欲請領紅線,則向文殊菩薩說明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若是農曆更好)。已有對象欲早結良緣者,稟告文殊菩薩誠心祈求;尚無對象者,可祈求文殊師利菩薩為自己做主,賜予良緣,再請月娘牽紅線。擲筊獲聖杯一杯後,可請領紅線回府,置於枕下,三天後配戴以召良緣。若擲不出聖杯,可在圓鏡左手邊取一朵可愛的紫色圓仔花,休息片刻,轉換心情之後再來祈求。   求得紅線的信眾,無一不是面帶微笑,喜孜孜地走出來。據說,有位信眾連連擲不到聖杯,幾乎是以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走出來,經過師兄的安慰和指點,先取朵圓仔花為自已轉轉心情、轉轉運,休息片刻再接再勵。   幾位年輕男子望著殿內祈求的光景,面露微腆裹足不前,好幾次見他們在外蹣跚踱步,偷偷往裡面瞧,眼尖的師兄趕緊上前為他們解說,替他們加油打氣,終於使他們鼓起勇氣,連袂踏入殿內頂禮祈求。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家裡的庭院開滿了春風吹又生的圓仔花,此花生命力極強,小小的種籽粒隨地遍灑,就會開滿一叢叢的紫色花朵,所以小的時候,最喜歡跟鄰居的小孩一起摘圓仔花,玩灑種籽的遊戲。據說這圓仔花也是 導師的巧思呢!   若是連求不得紅線,那可該怎麼辦?   一旁指導的師兄透露個小技巧,可以向文殊菩薩發個能力所及的善願,通常都可以求得到喔!   這時有位信眾,似乎在文殊菩薩尊前有點無所適從,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才好?細心的師兄趕緊上前幫助他,事後師兄還挖苦自己,頻頻笑著說:「噢,我怎麼比他們還緊張咧!」聽了令人不覺莞爾。   然問起身邊幾位未婚的師兄,他們可是對求紅線一點也沒興趣,原因很簡單,因為身為 如佛的 導師的弟子,一點也不覺孤單,心靈比誰都還要踏實,還有什麼比這更幸運、更幸福的呢?   除了祈求紅線,有些信眾也詢問是否可以向文殊菩薩祈求家庭和合、事業圓滿等諸事。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哪有不行的道理!」「不要讓大好機會錯過喔!」   師兄以開朗自信和充滿笑容的聲音為大家清楚說明,詢問者立即一掃心中疑慮,紛紛扶老攜幼,闔家向文殊菩薩虔誠頂禮,祈求加持滿願。   望著他們走出來的神情,無一不是面帶微笑,充滿感恩,讓人不禁對尊貴的 導師肅然起敬。 導師就像文殊菩薩悲智雙運的化身,設下如此善巧方便的法門,讓每位信眾彷彿親受文殊菩薩不思議的加持及功德。 文殊智慧宴   從有章堂的落地窗往外望,天空已是一片深邃的藍,然屋內卻是暖暖洋洋,大夥人好像家人般同聚一堂,寒暄彼此,早已忘卻外面狂風暴奏,強颱來襲這件事。不多久,司儀請大家起立鼓掌,熱烈歡迎 導師的到來。這一幕就像遊子歸鄉,回到母親的懷抱,大家迫不及待地想與敬愛的 導師一起用餐,享受大家庭般的溫情。   慈悲的 導師,無時不刻地關心我們有無吃得飽,時時探視菜色是否供應足夠?當我們吃得津津有味之時,鑄中師兄向大家說:「身為弟子,哪有讓 導師下廚為我們準備菜色的道理?」當下一夥人丟下手中的美食,紛紛奔去廚房,見到 導師正拿起竹籤串著青椒。由於準備燒烤的地方不是很大,再加上 導師說他已經把東西都串好,不需我們再做什麼,況且一群人只會打擾廚師的工作,於是大夥人又再度回到有章堂二樓。   這裡有段小插曲, 導師的手還被烤盤燙到哩!   所以若有誰吃到青椒(包括其他烤物),再豐盛的美食,也比不過 導師親手為我們所準備的食物,因為這些烤物可是藏著慈悲的 導師對大家滿滿的愛啊!   當我見到青椒端出來,忍不住又多拿一枝,滿嘴的香甜,是今夜最令人難忘的美味!   偉哉!如佛的 導師!    風中奏鳴曲   一陣比一陣還要強的風,強勁拍打著文殊院廣場的棚帆,不時發出鳴鼓般的沉重聲響,舍利塔的寶鈴也被吹得叮鈴噹啷,竹林聲、芭蕉葉的擦響、菩提葉急促高昂的沙沙聲,偶來下起一場短暫急雨,緊接著無聲無息,隨即雨又下得癲狂……   但此時的文殊廣場,一群席地而坐、圍著 導師和樂師的信眾,正陶醉在悠揚的絲竹聲中呢!   演奏的曲子,風格非常豐富,包含從台灣民謠、國語歌曲、現代流行樂,一直到卡通歌曲小叮噹,時而輕快俏皮,時而抒情婉約,每首還有老師們個人發揮的即興演奏,來欣賞他們高超精湛的專業演奏技巧。   當演奏「快樂的出航」這首曲子時,無意中瞥見 導師的腳不時地跟著輕快的旋律打著拍子,這時的風聲意外地變得溫柔和緩,喇嘛們也發出開心的笑容。   眼前有位小小孩正低頭專注地撿著地上細小的石子,不巧小石子滾到喇嘛的足邊,正當小小孩想要將小石子撿起時,一位年輕的喇嘛突然將小小孩抱在自己的腳上,最初小小孩有點掙扎,喇嘛便拿顆小石子給他,小小孩隨即露出開心的表情,不久便見小小孩與喇嘛們玩起撿小石子的遊戲,喇嘛還故意把石頭握緊,讓小小孩使勁地想要掰開他的手指頭,一旁的我們也染上他們的歡樂,恰巧樂音又是那樣輕快怡人,場面十分溫馨有趣。   從我這裡望去,剛好可見拉著二胡的蔡鎮宇老師的表情,隨著旋律高低起伏、急緩輕重,是那樣專注,不僅涵富感情,而且分外地細緻而浪漫,尤其在二胡的的尾音上,心弦好似也為之挑撥扯動,跟著絲弦纏綿悱惻起來,再再令人動容。   主持人還幽默地說,聽完當年于台煙主唱的「牽阮的手」這首曲子後,大家可以再去求紅線回家。不過說也奇怪,越是溫柔甜蜜得叫人感動的曲子,風則是吹得越大越狂!由於演奏到「甜蜜蜜」和「鴛鴦蝴蝶夢」之時,漫天風雨如急湍般飛躍而下,濺起粒粒如珍珠般閃耀的水珠,彷若為樂師們增添舞台效果,場面異常熱烈。   一首「O SOLO MIO」(噢!我的太陽)立刻將大家帶往熱情的義大利國度。   身旁的師兄不覺也舒展開喉嚨,唱起歌來……   「心中的愛如同豔麗嬌陽,在雨後展現光輝,映射在滿是水珠的玫瑰花瓣上,心中太陽,將驅散一切一切的陰暗與憂傷。且看我們的天候如何善加運用雨後的陽光,O SOLO MIO…」   大提琴低沉的音弦悠悠律動,宛如海底強而有力的暗潮,與琵琶、古箏合奏出陣陣波濤;清脆的揚琴聲如激起跳躍的浪花,擁著二胡化身為一艘美麗而古典的風帆;忽地一隻飛入廣場的小鳥劃過天際,而我們就像水手,跟著旋律快樂搖槳乘風破浪,駛向明日的陽光……   誠如主持人所說,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對我而言,更是一場如何學習用心聆聽樂音的最佳機會。   已習慣所謂聽音樂,欣賞音樂的方式的我,比方說戴耳機、使用音響,或到演奏廳等等,從未像這天聽見如此多樣貌的聲音了。   絲竹的旋律巧妙地與大自然的鳴動,互為彼此唱和、重奏,構築一幅獨一無二的音樂風景。   文殊院內,一輪明月靜謐地閃著清輝,如同文殊菩薩驅走黑夜的自性之光,默默地守護著我們。   深深認為,也許這是為了慶祝噶居寺文殊菩薩開光十周年的紀念,天、地、人所合奏出一支支令人驚異且獨具特色的即興幻想曲吧! 最難風雨故人來   走在蘭桂步道,狂風暴雨正激烈地打在我們的身上。原本想快步奔往遊覽車,突然瞥見一旁的路燈照亮兩個斗大的字──「境靜」。突然想起 導師曾在答客錄開示的一段話:    「沒有明月的夜晚,怎能看見黑暗光明。    上師如月,弟子方能看見皎潔的光亮。    可惜大家都錯過了,因為你只在意黑暗。」   導師曾於十年前的某一晚對弟子說起造文殊聖像的緣起,其中一段話令我非常在意:   "…塑像完成之後,四臂文殊菩薩選擇在中秋節開光,這是祂自己告訴我的。我說:「根據歷年的經驗,中秋節不是風就是雨,中午難得見到太陽,晚上難得見到月亮。您要開光,沒有太陽、沒有月亮,怎麼開光?」菩薩答:「不用擔心。」"   大智文殊師利曾為七佛之師,其無上智慧,是三世諸佛成道之母,真實不虛。其佛剎在南方,名「如願圓滿離塵清淨國」,又名清涼世界。文殊菩薩深諳空慧之理,通達空性,常以反詰、否定、突兀的語言或行動,來警醒眾生,促使眾生反觀自己。   我想,文殊菩薩所諭示又逢十周年開光紀念的這一天,應是有甚深的涵意隱藏其中等待我們去體悟吧?   頓時,腦袋竟莫名清亮起來,踏出的步伐是那樣輕鬆悠閒,一點也不覺迎面撲襲的狂風、激打在身上的雨水,唯一只留下「最難風雨故人來」的淡淡情懷,一顆心載著 導師滿滿的愛踏上歸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