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鏡獄百物語り
關於部落格
仏足下的虛空 
  • 53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滇真導師--止息教授開示

  若是熱衷於世俗,禪修就像橋上看流水。世俗的心,意味著為名、為利、為長壽。名利乃身外之物,但它卻成了世俗凡夫活著的目標,每天都為了此生的將來而算計,卻毫不負責地浪費了短暫的一生。如果僅僅是為了此生的未來而努力,那麼名利就會成為他的終極目標。為了獲得這個到時候帶不走的東西,因而造了許許多多的惡業而不自覺。

 

凡夫之見
  什麼是凡夫?熱衷於追求輪迴,熱衷於向瑕疵、自私、慾望朝拜者,便是凡夫。有人認為:「我是人啊,所以我要求這些東西並不過份。」這就是向瑕疵靠攏。也有人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就是向自私頂禮。活著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佯裝成一位修行者,皈依的是邪魔外道而不自知,這是何等可怕!
  然而世間凡夫確確實實所追求的,就是如佛所說,那個向自私、瑕疵、貪婪、慾望,而靠攏、頂禮、皈依的人。所謂的瑕疵,譬如俊男美女成了一般人賞心悅目、樂於追求的對象,這就是瑕疵。在佛陀的法教之中,這些是不對的,應該被唾棄,這就是正法難聞、正法可貴之處!
 

轉俗心向內觀
  特別是現在,每個人都活在掌聲、讚美、肯定、自我之中,希望上師給予讚美,給予肯定,甚至包容你的錯誤,不但不舉發,反而大加讚嘆,這是現代人對自我的認知。 在這種現象下,佛法式微了。即使寺院蓋得一間大過一間,徒眾成千上萬,然而真正獲益、自利且能利他,從輪迴深淵之中超越的,寥寥可數。修行成為迅速獲得滿足的方法,不是真正為了了脫生死,而是想要藉由神通、幻術,得到自己所求。
  如果諸位的心無法認清自己正處於這種混亂,而盲目地唸經、持真言、布施,雖然這是行善,但如此的善行是有瑕疵的,無法轉化為成佛的資糧,多麼可惜啊!在強調行善的同時,也要止惡,而後善惡俱無:心不執著於善,也不執著於非善,這就要依賴止息。這也是一再重複教授止息的原因。心不攀外緣,轉「向世俗的心」朝內觀。
 

第九世噶瑪巴的證道歌
  噶居祖師證道歌集中,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證道歌的第二部,其中提到了與「止息」息息相關的口訣。
  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生於西元1556年,被認證為噶瑪巴的轉世之後,隨第五世夏瑪巴袞秋顏拉仁波切學習,追隨夏瑪巴的大行營,在旅遊各大寺院途中,從夏瑪巴尊者獲得前一世噶瑪巴密覺多傑的所有教法。在西藏,許多偉大的上師皆是以這種精緻的行營方式旅行,藏語稱為「噶千」。「噶千」的意思是很大的帳篷,其中包含了一座寺廟所有的設施。這種方式不但可以傳播佛法,同時也能保存寺院的佛行事業,是因應遊牧民族的一種特殊弘法方式。
  噶瑪巴旺秋多傑在祖普寺山上的關房閉關時,關房中數位修行了得的瑜珈士為了利益群倫,向他祈求證道歌。噶瑪巴隨心所想,詠唱宛如天籟般的樂曲,將他個人的禪修體悟,以無誤的真諦及無誤的生活態度,以禪修之外的實用行為,指導世人如何在生活中禪修。這首證道歌收集在《噶居古措》中:
  「南無咕嚕!頂禮上師。
  真實無欺三寶皈依處,慈愛佛法怙主無分別,
  具德上師足前我祈禱,恆常不斷祈請賜加持。
  懈怠如我無義遊數國,能為稍微利益吾己心,
  言不及義傳述心所思,恆為策勵自他修善之樂曲。
  暇滿人身難得今已得,壽命無常迅速至盡頭,
  來世受生取決此生業,若再輪迴未證該如何?
  名聞利養猶似天閃電,積聚善德來世之資糧,
  惡業瑕疵雖小亦不為,認清長遠利益時已至。
  縱聚財富權勢於一身,臨命終時萬般帶不走,
  莫為此生將來做打算,知足寡欲依止寂靜處。
  盡其所能損害彼敵人,眷戀親情極貪求財富,
  南買北賣換取高利潤,綑綁勞役畜生皆應捨。
  自詡博覽群經己才能,自誇獨居深山大修行,
  些微苦行吹噓己挨餓,此等世間八法亦應捨。
  殺害生靈取肉以為食,飲酒迷亂身心任茫然,
  妙齡美女令戒律壞失,視如毒物捨棄豈非善!
  未能得見妄稱具神通,為夭折子無益之修法,
  對敵施咒巫摧敵真言,此等豈非違背佛法嗎?
  當今世人自詡修行好,卻難明白己過失何在,
  故請依噶居祖師為樣,然後依此典範作實修。
  觀頂具德上師不分離,恆憶上師恩德作祈禱,
  虔信完美與師心合一,僅依如是證究竟利益。
  我生起這般乏味的體會,對著上師與金剛昆仲的耳朵,我獻上這首隨心所想的樂曲,因為我們之間仰慕關愛,請隨喜吧!」

幸運的弟子們,在如佛 上師尊前、在傳承祖師唐卡環繞的壇城,聽聞趨向解脫的法要。 導師的慈悲,經由法音流入弟子們心中,滋潤了迷惑、失意、挫折的心靈,也調伏了剛強、驕慢、愚癡的妄念。
幸運的弟子們,在如佛 上師尊前、在傳承祖師唐卡環繞的壇城,聽聞趨向解脫的法要。 導師的慈悲,經由法音流入弟子們心中,滋潤了迷惑、失意、挫折的心靈,也調伏了剛強、驕慢、愚癡的妄念。 
  噶瑪巴的第二首證道歌告訴我們,佛法僧三寶是真實無欺的皈依處。佛、佛所說的法,以及持有佛法的僧侶,不會欺騙我們。慈愛佛法父母,指的是上師。上師與佛法無分別,上師所說即是佛法。向具德的上師蓮足前祈禱頂禮,祈求上師恆常不斷賜予加持。
  噶瑪巴謙虛地說:「如我這般懈怠,毫無意義的周遊數國(當初青海、西康有許多小國家),為了稍微利益自己的心,言不及義地說出心中所想的,願能成為策勵自己與他人修善的樂章。」
  偉大如父的噶瑪巴,尚且需要閉關,在關中以他實修的經驗說出修行的精神,都如此這般謙虛、謙卑、不造做,我們又該用何種態度來接受法王的言教呢?
 

暇滿人身的可貴
  暇滿人身,有閒暇而圓滿的身體是極不容易獲得的。我的上師曾經告訴我:「獲得人的身體,就像是將一屋子的芝麻丟向牆壁,其中一粒芝麻沾粘在牆壁上的機會,就是獲得人的身體的機率。」別以為剃了光頭,來世一定獲得人身,不盡然!殊勝難得的身體已獲得,若用來享受快樂與痛苦,用來追求世俗人生的目標,那真是浪費了!
  每個人都有潛在的無限可能,因為可以行菩薩道,利益無量眾生。但我們總是該表現時變得懦弱,該謙卑時卻又非常自大;總以為修行是一件痛苦的事,總以為自己還有許多時間,明天再來修,卻不知道明天尚未來臨之前,閻王就會在今天來拘提。
  我們活在閻王的口中,祂何時要閉上嘴,沒有人知道,我們卻仍然在險中求生。壽命的無常很快就會發生,等到無常發生的那一瞬間,無論向佛、向上師、向最親密的家人祈求,都無法幫助你,終究要自己一人面對無常的拘提;而來世,取決於此生所造的業。

無明之怨
  前些日子,有人這樣說:「景氣不好,大家日子很難過,可是 導師卻不斷造那麼多佛像,不知道要做什麼?」言下之意,似乎是怪罪我讓大家過苦日子,甚至造佛像毫無意義。這是世俗人的想法,我沒有怪他,但內心難過,難過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或是教錯了?
  要誘發弟子生起向善的心,我想了很久,想不出有任何事比建寺、譯經、造佛像更殊勝。但無法與自己的上師相應的弟子,就會提出這種自甘墮落的抱怨。或許現在你會怨我,但如果在怨我的同時,仍然依教奉行,那麼來世你必然會感激我。如果在怨我的同時,你並沒有依教奉行,那麼你生活的苦就不是因為我建寺、造佛像所造成的,那你為何要怨我呢?如果你怨我,你也去做了,既然做了,怨我又有何用呢?如果沒有做,那也毋須怨我。
  希望這是一時的無明之舉,沒有所謂原不原諒的問題,只有無盡的祈禱,希望他從這些抱怨之中,有一天發現我建寺造佛像,真正是為了利益眾生,不是為了我自己。
  想一想,下一個輪迴來臨之時,如果我們無法及時解脫,該怎麼辦?很多人迷信,以為在臨命終後,得蒙 上師開頂頗哇,就能順利往生淨土。其實,這就像是 上師指著前面的路,告訴你:「往前走便是。」然而你心存懷疑,資糧不具足,淨土就在前面,你卻向後跑。頂門是開了,但不代表就能受生西方極樂世界,還是在三界之中!

積聚資糧,惡小亦不為
  法王說:「名聞利養如閃電,稍縱即逝。」最近有多少富貴成為紙上浮雲,比閃電還快。存款千萬,不如以一百元來做功德、布施、利他,因為不論大或小,所積聚的一切善德都會是來世的資糧。這一生,有人無法將所有財富堆積在家裡,必須藏到日本、藏到美國,藏到地圖上找不到的國家。用得到嗎?可是這一世你不用藏,財富不用轉來轉去,將它布施出去。來世時,你所布施的,就會有人幫你扛著放在你家門口,既不犯法,利息還會倍增。容易的事情不做,為什麼要做得這麼複雜的呢?
  勿以惡小而為之。小時候偷摘葫蘆,長大就會偷牽牛。不要以為小小的事,沒有人看到而去做,你的良知看到了!一粒種子一旦發芽長大,所結的果是一樣的。同樣的,做了之後,一顆惡的小小種子發芽茁壯,到時候所結的惡果也是碩大的,怎麼算都划不來!當你認清這長遠利益時,當你想通、想做時,恐怕為時已晚!那就應該當下即時來做,任何時刻都不嫌遲!

知足寡欲,依止寂靜處
  即使現在擁有富貴權勢於一身,但臨終時連一根針也帶不走,因此法王說:「不要為了此生的將來做打算,要能知足寡欲。」知足的人最快樂,寡欲的人最自在。人所要的,不就是快樂與自在嗎?快樂和自在,並不是想,就能獲得,要從簡樸的生活開始,依止寂靜處。何謂寂靜處?所謂道場、深山、蘭若,這些就是寂靜處。但並非教你去當野人、猴子,而是要遠離凡塵,尤其是在修止息的時候。

幸運的弟子們,在如佛 上師尊前、在傳承祖師唐卡環繞的壇城,聽聞趨向解脫的法要。 導師的慈悲,經由法音流入弟子們心中,滋潤了迷惑、失意、挫折的心靈,也調伏了剛強、驕慢、愚癡的妄念。
幸運的弟子們,在如佛 上師尊前、在傳承祖師唐卡環繞的壇城,聽聞趨向解脫的法要。 導師的慈悲,經由法音流入弟子們心中,滋潤了迷惑、失意、挫折的心靈,也調伏了剛強、驕慢、愚癡的妄念。 

  常看大家每天這麼忙,真的好辛苦!在忙什麼?誰也看不出來。忙完了,下了班,回到家好累,還要趕來道場共修或禪修。有些人坐下來就開始打盹,那是休息的休。即使不打盹,坐著也開始打妄想:「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明天還有什麼事……」昏沉、掉舉皆無法調伏。看到大家這般辛苦,內心著實心疼。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即使很有恆心地每天禪修半小時,這半小時如何跟你日常生活的十幾個小時來抗衡?有人說:「禪修時很辛苦,心越靜,念頭越像萬馬奔騰,就像瀑布一樣。」這是好現象,因為終於看到了念頭!假以時日,當有一天終於發現,這一切妄念如瀑布般的萬馬奔騰,原來是幻化,那時你的心就能逐漸安住於一處。
  之後,法王說世間八法應該捨棄,五戒應該持守。我想,法王所要傳達的,就是遠離世俗所需。如果真的想修行,當你發現你需要什麼,那就是你需要捨棄的。如果你還是告訴自己,給自己充分的理由:「我為了生活,必須做這些事情。」那麼,諸佛菩薩也莫可奈何!就像告訴你:「前面有火,不要靠近。」可是你說:「我需要溫暖,需要光。」就像飛蛾撲火。
 

頂戴上師祈加持
  在生活中無時不刻謹記 上師,觀照 上師坐於自己頭頂上方,不斷向 上師祈禱,獲得 上師的加被。如果真的懂得 上師在說什麼,那會心的一笑,必能成就上師相應法中完美的合一,如此內心將生起前所未有的喜悅,而且沒有任何念頭,沒有任何不安,是那麼的和平、舒暢。
  我所知有限,法王如此優美精闢的教授,實在無法有太多個人的體會可以與大家分享,希望諸位見諒。同時,有可能我誤會了法王的原意。但我沒有任何想法、希冀要獲得什麼,只是告訴我自己:「我有責任幫助相信我的人。」許多人並不是希望我的幫助,他來只是希望聽一聽。很抱歉,我無法說出令人動容的言語,或是說出聳動的話題。
  在實修上,必須依止一位上師,向上師祈求。信心有多少,求到的法就有多珍貴。若毫無信心,那麼,求到的珍貴口訣,也會如豆花一般,不堪一擊!
 

止息的次第
  止息的次第分為「有依」與「無依」。「有依」指有所依,又分為「依息」和「不依息」。息是指氣息。「無依」分為依自然、依自性……,有數個譬喻。
  禪修分為止息、觀照、止觀合一。在大手印的修持中,止息與觀照沒有前後次第。一般來說,要有止息的基礎,觀照才能有力。然而大手印很特殊,止中有觀,觀中有止,可以依觀照修止息,或是在止息中也修觀照,這是傳承特殊的地方,但是必須經由 上師的教導,最重要的是獲得 上師的加持。最大的口訣就是「實修」,老實修行!
 

大日如來七支坐法
  禪修的姿勢是依「大日如來七支坐法」,準備一個四指幅高的軟墊,但也不要太軟,要有一點彈性。墊子只坐一半,不要滿坐。坐在墊子正中央的人是外行。若有固定禪修的地方,可在軟墊之下放兩支交叉的吉祥草,草梗朝向自己。佛當年在菩提樹下禪修,有人供養吉祥草。為了這個緣起,可象徵性地放兩支吉祥草。或是,以米排成順時針的卐字,再將墊子放在卐字上。為何要這麼嚴謹?此乃為了引起興趣。
  七支坐法有七個要點。首先要學習雙盤,左腳盤上右腿,右腳再盤上左腿,這是最標準的。有些人脊椎側彎,我會鼓勵兩腳交替,以免骨盆側歪。無法做到雙盤時,可單盤。若連單盤都無法做到,可以散坐,即如意坐,不盤腳。諸佛皆以完美雙盤坐姿成佛,因此無論如何要克服,學會以雙盤來禪修。
  服裝上,最好是穿寬鬆的衣褲,不繫皮帶。時間上,在睡覺前、飯後、極度興奮、悲傷之後,皆不可禪修。禪修應當選擇在自己精神狀況最好的時候,剛開始時間不必長,可點一炷香。
  雙盤主要是調伏「下行氣」,腰桿要打直,脊椎如疊幣,不前傾、後仰。一開始就要注意身體的姿勢是否正確,先調伏身體,才能調伏心。
  第二支,脊椎打直。第三支,雙手結定印,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兩個拇指微微相觸,置於肚臍下、右腳掌上。
  第四支,肩膀平行,不要聳肩。聳肩是處於緊張狀態,宜放鬆下垂。
  第五支,展胸。若心臟、支氣管、肺部有疾病,展胸時會覺得有壓力,呼吸不順暢,表示身體出問題了。
  第六支,舌頭頂住上顎,嘴巴不緊閉,微張一縫,縮下巴,喉結自然被扣住。
  第七支,眼睛張開,平視正前方。
  任何時候禪修都必須依這七個要點,此完美坐姿稱為「大日如來七支坐法」。
 

實修止息
  看到冒煙,不一定有火;因為人體錯位的關係,以為兩人親熱,其實沒有。我們常常被自己的眼睛蒙蔽了,而且我們的眼睛習慣看自己想看的東西。心的亂源來自於五根識,首先要調伏眼識。
  初學者可以找一粒石頭或一支筆,放在自己正前方十六指處,大概就是手伸出去到指尾的距離,訓練自己專注在這樣東西上。專注一段時間後,心會跑掉,將心再抓回來,一直不斷地訓練。這個步驟沒有口訣,不斷地訓練!

導師開示修行當遠離世俗,依止上師。「你的信心有多少,你求到的法就有多珍貴!或許毋須廣學儀軌,但是禪修要一門深入。為什麼禪修這麼重要?因為唯有禪修,才能發現心,才能依祖師的加持而調伏心。」金剛昆仲耳聞手寫,將 導師的教導牢記在心。

導師開示修行當遠離世俗,依止上師。「你的信心有多少,你求到的法就有多珍貴!或許毋須廣學儀軌,但是禪修要一門深入。為什麼禪修這麼重要?因為唯有禪修,才能發現心,才能依祖師的加持而調伏心。」金剛昆仲耳聞手寫,將 導師的教導牢記在心。 


  上班時,忙裡也可以偷閒,找個筆放著,沒人知道時就可以練習,有人來了就要停止,不然人家會以為你是瘋子。這是第一個階段,「有依」之中的「不依息」,「不依息」之中「依不淨物」。在這個階段,要訓練到瞬間就可以將眼睛的定力定在一樣東西上,並且對這樣東西不生分別。在這個過程中,因為眼識的作用,會有一些境界出現。應當將你看到的境界如實地向你的上師說明,上師會給予指導,告訴你這些現象是什麼?
  那什麼時候可以進階到第二個境界呢?第二個境界就是有依不依息依清淨,這個時候就是依佛像,這不是由你自己決定,要將你第一個所依不清淨的過程有了什麼境界,有什麼感受講出來,由你的上師告訴你,你現在可以進階了,再來依佛像。
  第二個階段是「有依」之中的「不依息」,「不依息」之中的「依清淨」,所依是佛像。何時可以從止息的第一個階段進階到第二個階段呢?這並不是由自己決定。應當向上師稟明修學所依不清淨的境界、感受,由上師告訴你可以進階依佛像了。如果你不向上師稟明,那麼永遠停留在第一個次第。十年前我教前兩個次第,十年後還是教這兩個次第,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初機。
  我無法討好大家,告訴大家依種子字、依金剛誦……,若不按步來,要我跳級教,這個我做不到,sorry。
 

破除對禪定的迷思
  這個世界稱為「欲界」,充滿五欲。欲界之中沒有禪定可言,但勉強依「九住心」。止息可細分為九種次第,若依這九個境界,到了第九住心,就是止息的圓滿。止息圓滿勉強可算為「定」,欲界中的「定」。
  大乘、小乘、外道的止息皆相同,九住心皆一樣。在第九住心之後,大乘、小乘有所分野。有發菩提心的,亦即大乘,便進入空性,所依是依空性;小乘則進入四禪八定的境界之中,兩者的差別要區別清楚。許多人將大乘、小乘的境界混在一起。四禪八定的境界是應當捨棄的,有人卻將這樣的境界視為成就,甚至將調伏眼識的過程稱為「開天眼」,這是天大的錯誤──將玻璃珠當成鑽石!可是很多人喜歡,因為急著想知道自己已經修到第幾禪天了。
  不要懷有希望來禪修,因為心很容易被束縛住,容易迷失而不自知。但沒有目標將會不持久,三天打漁,兩天曬網。若要訂個目標,那就是心不浮躁,做事不再那麼有分別心、計較。
  祝大家平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