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鏡獄百物語り
關於部落格
仏足下的虛空 
  • 537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修行--夏瑪巴法王開示

  因果報應的了解,可以讓人明白輪迴的痛苦本質,更可以讓人清楚知道,難得的人身是如何珍貴。同樣的,如果你也瞭解無常,明白時間稍縱即逝,那麼你就會珍惜每一秒,而作最好的利用。瞭解這些並積極精進的修持,其實是非常重要而且刻不容緩的,因為「覺悟」是如此的困難,業力也是如此的具有摧毀性。   這輪迴則則是充滿了詭變莫測。錢是多麼美好的東西,它可以滿足你許多慾望,但是轉眼間它卻為你帶來了最多的痛苦。它使你迷惑,也把你誤導,更把你最寶貴的時間浪費了。因此,清清楚楚瞭解人身的珍貴和其意義,並也明明白白知道因果、無常、輪迴的可怕,這些都必定會使你擁有正確無誤的修行動機。   那麼如何能在修行中有所斬獲呢?你當然必須先克服一些以往所造「罪大惡極」的業報,每個眾生都有無法數清的業障,即使我們現在好像擁有還不錯的生活,但是其實我們每個人有非常多、非常重的惡業,在未來這些業都會一個個的成熟,而我們終將會得到這些無法測知卻又必定到來的惡果。惡業可以很輕易的破壞你的修行成果,因此我們對於惡業必須有對治的方法。   在四加行中,發展菩提心是一個重點,菩提心是相對於我執的一種態度。我執就是自我的執著,也就是造作惡業的根本起因,當你對自我產生了很強的執著, 那麼你貪欲惡念很自然會形成,而變成你生活的一種態度。也就是說,當你有很強的我執,你的怨恨就會很容易生起。同樣的,你在面對一些事物時你會不自覺的產生嫉妒,或者驕傲、執著,甚至於期望、羨慕的心態,而這些種種的意念和心態都是來自於頑強的我執。   人的行為基本上都受意念控制,而業的來源就是我們的意念,要根除這個問題, 我們就必須致力於菩提心的耕耘。當憤怒生起時你是否也能同時擁有菩提心?其實只要擁有真誠的菩提心,我們的意念和行事也都可以是正面積極的,如獻曼達(觀想全娑婆的普賢供養)、金剛薩埵(消除業障)、大禮拜(至誠皈依)等等,這些都是可以使我們功德增長的基本法門。功德當然會帶來一定的福報,但是如果你始終執著自我,那麼一切惡業仍然會不斷增長。   大禮拜並拌著皈依文的念誦是第一個重要的不共加行。從無始劫以來,你們的心一直都缺乏一個適當的指引。而完全迷失受控於無明之中。或許你都知道「滾石不生苔」的意思,就是這樣,你們的心一直曝處於無明之中,始終勞勞碌碌而無所適從。念誦皈依文並誠心將自己身命託負給佛法僧三寶,便自然可以得到非常大的加持, 而如果能將此功德無條件的迴向給所有眾生,那麼你才能持續的保有這功德,而且這功德是無量無邊,無法計算的。   佛身分有三身,分別是法身、報身和化身,我們行於菩薩道中便是隨著因緣而從此三身領受加持的力量。這加持的力量是由你的心來收攝,並也因此使你受到保護。在你的印象中,你可能覺得自己的心在娑婆中是非常孤獨的,但是現在,由於你的上師為你揭開了諸佛菩薩的法教,已使你沐浴在諸佛菩薩的無量加持中,所以你己經不是無依無靠的可憐人了。   修習大禮拜有其第二個利益。   當你開始涉入較深的禪修階段時,你必然需要先調理克服一些筋脈方面的問題,也就是說不使其受到染污。這裡所指的筋脈完全不是我們所能目視的那種筋脈。   舉例來說,在我手中有藍色的脈,這在密乘的無上瑜珈教法中有非常詳細的解說,並賦予它非凡的意義,絕不是指血肉的這種筋脈,而其實由科學的某些層面和實驗是可以稍微窺探一二的。   根據金剛乘的說法,每個人都有血肉之軀,並且更有所謂的心智藏於充滿能量的氣脈之中。如果我們就這領域作更深入的探索,我們自然會瞭解這些筋脈絕不是生理上可觀察的那種方式存在,這是一種必須由觀想中所感覺得到的一個領域。無論如何,也不要將它視為是像頻道一樣的存在,這脈之於頭頂,或咒輪內在於身體中,都絕對不是以這些方式存在的。我們的心智就是透過脈而得以掌握生理的活動,因此這條通道絕不可以存有污穢,因為這會阻礙我們的智慧,更是我們一直處於無明而不能開悟的主因,皈依大禮拜便是打通所有氣脈的最佳修行方式。   這種修習方式的力量是非常大的,這其實就是一種簡易的瑜珈,而且是針對消除業障的一種修行瑜珈。在這之後,你就能於靜坐中感覺一股動能和清明。   在金剛乘的特殊用語中,我們所指的「明點」是指「金剛明點」,這金剛明點是位在所謂的金剛之身中。「金剛」通常都含有「不變」這個特性的意義,而這裡則更明顯是指「自然」。這自然並不是指自然的生理、物理結構,當然更不是說「明點」是一種生理或物理的方式存在。   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如果「明點」中的障礙消除了,我們便能登上開悟之境。但是現在你們並不能完全把所有的障礙都消除,因此應該先將這些高熾的障礙減弱、減低。在作了一段時間的大禮拜後,明點會將變得柔和而平穩。此時,正面積極的能量就會有長足的發展。   隨之而來的第二個不共加行,則是金剛薩埵除障法門,這時一些主要的大業障就能完全被淨化。   第三個不共加行,是以積聚廣大功德目的的「獻曼達」,有了廣大清淨的功德,在修行的道路上自然會成就許多方便的殊勝因緣,而在成佛的菩薩道中也才能夠減少阻礙。功德的累積正是成為「化身佛」的業因,也就是說在你開悟之後,由於你先前累積了廣大清淨的功德,因此你將可以以化身佛的種種示現來救度一切眾生。   化身佛是代表著完美的一個眾生,因此他不會是一個軟弱的眾生,也不會是思想遲鈍、口齒不清的眾生,當然更不會是無能或倒霉失意的眾生,而佛之所以能夠福慧圓滿,就是因為成就獻曼達加行而積聚的功德。   最後的上師相應法則是更為深奧、快速而直接的一種法門,此法能透過和上師的相應而無礙的使你的心智成熟,趨向開悟。   如果以往你的修行曾經偏差失敗,隨之而來的當然就是五毒的煩惱和業障,但是如果仍能適當的修持四加行,這些先前的惡業仍然可以被清除,你的修行之路也仍然可以是沒有阻礙的,只是你們對於修習禪定的正確方法,仍然需要有全面完整的瞭解。   完成了四加行的修行,諸多的業障清除了,所累積功德和其加持力等等,所有正面的力量也將會倍增而繁衍。但是無論如何,如果不修習禪定就絕對不可能達到開悟的境界,這裡的「禪定」根據大手印教法的解釋,是指心靈的冥思。   我曾經提到過,岡波巴祖師建構四加行修行方法的目的,就是為大手印的修行法門作準備。接下來金剛亥母的法門則分有三個部分,其分別是外、內、密三個層次。完成了金剛亥母的修行,接著就是「那諾巴六瑜珈」的法門,若能順利的成就那諾巴六瑜珈的諸等次第,那麼對於大手印開悟法門的領受就自然更快了。   此外,在修完四加行之後也可以直接修習上樂金剛的法門,這條路就不需要修習瑜珈而可以直接進入大手印的法門。再另外一條修行之徑,則是在作完四加行之後不間斷的對心作鍛鍊,即藏文所謂的「洛窘」(LOB JONG),這是觀想將你自己的功德和所有自身的利益廣施給一切眾生,並去承受所有眾生苦難的一種修行之法,在作過無數次而且不間斷的這種慈悲訓練後,你也可以進入大手印這個深奧的法門之中。   為了避免修行會有偏失或犯錯,所以所學絕對要適當,這也是為什麼「三昧耶戒」非常重要的原因。但是很遺憾,你們以為所謂的三昧耶戒只是聽從上師的話,作上師所交待的事,或是在灌頂完後必須要持誦法本和本尊咒等等,否則就算破了三昧耶戒。當然這些也是包含在三昧耶戒中,只是在這之外,還有更重要的觀念是我們必須瞭解的;所謂的三昧耶戒其實就是指無論你修持那個法門,你便要如履薄冰的來修習這個法門,無論如何都不使自己修行荒廢,三昧耶戒就是建立於這樣的一個基本觀念上。   舉例來說,如果你受了菩薩戒,那麼你的三昧耶戒就是不可以有任何為害眾生的動機或舉動。什麼是菩提心呢?菩提心就是以慈之心來對待眾生,所以如果你用憤恨的心來面對眾生,這種態度顯然就是將菩提心的三昧耶戒破壞殆盡了。這整個觀念其實就好比你先漆了一層白漆,如果你又把黑漆塗上,那原來的白色當然就被破壞了;儘管你先前早已有了菩提心,如果後來你的嫉妒心或憤恨心又生起了,那菩提心還是算被破壞了。因此,避免以嫉妒和懷恨之心對人就是菩提心的三昧耶戒。   在聲聞、緣覺乘中也有三昧耶戒,大致上這和金剛乘三昧耶戒是一樣的。密乘的修行中分有十四個最主要的三昧耶戒。另外還有較次要的八個三昧耶戒,然後就是八十個三昧耶戒,而如果要更詳盡的細分,那麼將可以分成好幾百萬條的三昧耶戒。這是很自然的,當你一步一步走進更深的修行次第,任何可以違犯你修行原則的事物,都是三昧耶戒,三昧耶戒並不是某個大人物所訂定的法規,三昧耶戒完全是配合全自性的戒。   在聲聞、緣覺乘原始佛教中,三昧耶戒被稱為是「律」,就是我們一般說的一百五十二條戒律。這些戒律都是為了防止行者在修行中犯錯而訂定的,這戒律中的任何一條都會影響他們的修行,因此他們有過午不食的戒律,因為他們要禪坐相當長的時間,要以如此的精進來達到阿羅漢的果位,所以他們不願多食以避免昏沈的時間太長,而且多食也會影響禪定中止觀的修行。因此我們可以很清楚,這戒律只是防止犯錯的標示(禁犯),其本來就是一個事實,後來經由釋迦牟尼佛向我們宣說,如此而已,絕不是什麼人所規定的某種法規。   不把上師當作老板一樣看待是另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三昧耶戒也不是憲法或法律,當然我們更不是奴隸。瑪爾巴和密勒日巴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一個說明,瑪爾巴對待密勒日巴非常嚴厲而常常發脾氣,但對別人卻完全不一樣。他不是密勒日巴的壞老闆,他要求密勒日巴去建九種不同的建築,這都和修行的磨練有關,而這也僅和密勒日巴個人有關,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適用這種方式,若不是這樣,密勒日巴早就和瑪爾巴翻臉了。   再看看岡波巴,他從密勒日巴那裡接受法教時就非常舒適了,因為岡波巴他並不需要那種磨練方式。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密乘中就有千百萬種三昧耶戒,修行者的根器不同,三昧耶戒的形式也就不同。或許有人的三昧耶戒只有三四條,但有人的三昧耶戒卻可能有百萬條,這是因人而異的。   一般來說密乘的三昧耶戒有十四根本戒、八戒和四十戒三種,只要你能夠真的參透了修行的深奧之處,自然的你就會被一種力量所保護著,如此你將很自然的不會去違犯任何的三昧耶戒。釋迦牟尼佛在宣提佛法的前十二年裡,根本無須訂任何戒律,跟隨世尊的整個僧圍,他們的本性都非常調柔而適當,因此僅僅三句偈的開示就足以保護他們,使他們遠離任何破壞三昧耶戒的危險。他們能適當的遵從世尊的教誨,他們從來也不會有抽煙、喝酒的需要,所以他們根本沒有這些問題。直到後來僧圍裡的份子漸漸複雜,開始有人作壞事並影響他人,至此,戒律基於需要的理由才開始有了發展。   同樣的,最初世尊在教授金剛乘法門時,其弟子是金剛手菩薩(即大勢至菩薩)和文殊師利菩薩,這時世尊並沒有提到三昧耶戒。後來金剛手菩薩和文殊師利菩薩開始以人身的化現來度化眾人,並傳以金剛乘的法門,這時三昧耶戒才因需要而出現了。十四根本戒、八戒、四十戒這些都是出自「大無上瑜珈密續」的戒條,如果你是修習「事部密續」那麼你需要遵守的三昧耶戒將又有不同,三昧耶戒是跟隨著不同的修行法門而也有不同的。   一般來說,菩薩都是具備了利益一切眾生的廣大心願,但是有時他們卻也可能會冒著被人誤會的方式來行善菩薩道。例如偷盜,菩薩是以眾生的利益作為考量的依據,所以菩薩可能為了使眾生能夠趨吉避凶而必須有偷盜的行為。但這行為若在聲聞、緣覺乘的戒條中無論如何都算是破了三昧耶戒。   在佛陀的過去世中,他曾在一艘船裡遇到了一個殺人如麻的搶匪,這搶匪正想殺害所有人以圖獲得船上所有財物。此時,世尊立刻把這搶匪給殺了。世尊當然是為了更多人的安危,以慈悲的動機來殺害這搶匪,但是在聲聞、緣覺乘中本來受戒的戒性將會因這殺人的行為而完全被破壞。菩薩戒之有否違犯,完全是根據一個人是否都以眾生的利益作為起心動念的準則。伴隨著各種不同的修行便有各種不同的三昧耶戒,所以我們對各種修行都必須要非常瞭解、清楚,要避免在修行中犯錯就是要依靠對所修法門的絕對掌握,有了這樣的一種掌握,學習自然能夠精進而避免犯錯。   第四個原因是要將諸種煩惱貪欲轉換成無上智慧,這是非常深奧的一個法門,和八地菩薩的境界有著很密切的關係。一個禪定的修持者有絕對的自由可以決定其開悟的快慢,這裡的開悟是指完全的開悟,是最後成佛的開悟。已經登至八地的菩薩,便已經達到脫離娑婆世間牽絆的境界,因此他可以放慢其修行的腳步,這就是顯教中所謂的「留惑潤生」,這種境界的獲得就必須看你是否能「轉識成智」,將煩惱慾望的一切意念轉化成智慧了。   要達到上述的這種境界,必然得先經過止觀種種適當的修習和磨練。第三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曾經說過;「止」的修行就像大地,而「觀」的修行則像天空、空間。一個修行者首先需要修習「止」,這止就如大地一般堅而不動,是修行者能憑而發展的基礎。之後,便能較輕易的修習「觀」而沒有很大的障礙。如果沒有達到堅而不動「止」的境界,想要了悟「觀」,就常常需要建立在一些外來的條件上,但這些像上師的加持、以自身聰明知道大手印大概的輪廓,甚至只是恰巧對於禪定的境界有過一瞥的經驗等等,都是會隨著因緣的改變而改變,都是很難以掌握的,這也是因為心還未有足夠定性的原因。   因此,煩惱障礙就像風。我們可以把「觀」的境界看作是火一樣,而這火非常非常容易被我們已往的執著、習氣所吹滅。所以在「觀」之前先淨濾心念、修習「止」而使心念不容易淨動是非常重要的。根據諸多的法本看來,「止觀」的修行似乎需要很長的時間,其實「止」的修行就是心的修行,這是非常需要專注的修行,所以當然必須花費很長的時間。但是金剛乘的法門,諸如四加行、金剛亥母….等等次第的修習,則不必花費那麼長的時間。金剛乘,尤其是噶舉傳承是一條非常快速的捷徑,因為修持「大手印」,如果不逾越上師的任何教導,一切按步就班,達到一個境界真的不需要很長的時間。當然最重要的重點還是對佛法,對法門要有很正確的知解,並且盡力去防止犯錯。   我以前曾經問過有關大寶法王噶瑪巴「金剛寶冠」(即黑寶冠)的背景,據我所知,「金剛寶冠」是代表智慧的寶冠,只有報身中的佛、菩薩才能以眼目睹,一般的眾生很少能夠看到。當噶瑪巴在報身中開悟成就時,所有的大空行母(大空行母是有別於一般空行母的,大空行母所指的是已開悟的空行母。)都一致擁戴噶瑪巴作為他們的導師,因此他們集眾空行母的髮絲而織編成一項寶冠供養噶瑪巴,這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金剛寶冠」,真正的黑寶冠並不是以普通的衣布或絲質所作成的。至於現今我們所能以肉眼看見的寶冠,則是因為明成祖曾有緣親睹了寶冠,甚為驚訝而讚歎其莊嚴難得,其後又感念眾生之福淺,無法親見,因而特別詔人,根據其親口描述,特製一頂一模一樣的「金剛寶冠」作為獻給噶瑪巴的頂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