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鏡獄百物語り
關於部落格
仏足下的虛空 
  • 53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高雄故事‧さようなら東京》の出会い

摘錄自 作者明毓屏部落格 http://volvos7097.blogspot.com/
高雄故事部落格 
http://blog.udn.com/volvos7097

あらずし:

高雄故事

  這是一個很台灣的故事,故事的地點及人物都很台灣。
  日治是台灣很特別的背景,日本人離開台灣,中國人重新治轄,有一段很混亂的時間,在歷史的洪水中僅短短的四年,比起幾百幾千年的時代,她即短且小,但卻是台灣人生命的大轉彎。
  過去,這段時光是禁忌,十多年前才慢慢掀開霧紗,台灣人慢慢瞭解自己的父祖經歷過什麼樣的時空。
  有人問我為什麼選這麼冷門的時代背景,我也用同樣的問題反覆問過自己,很難確切的說出原因,只覺得有一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心情繫在這一段不管多短的歷史上,她流在我的身上。
  教我聽懂台灣的歌。

高雄故事簽名會:
  台灣曾經走過這樣的路。
  一九四五年,一個高雄旗尾糖廠包工與一個日本海軍少佐,在一場美軍空襲中相遇,歷經日本投降、日僑遣返、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國共內戰、二二八、韓戰爆發……在我們熟悉的舊日風景中,「高雄故事」說的,不只是一個台灣男人與一個日本男人在時代傾軋的巨浪中不見容於世的愛情,更多的是台灣這塊土地上發生過的,平凡卻現實的人生。以往,這些事情不過是些標題,我們不太有機會去接觸、了解它們內蘊的真實血肉。「高雄故事」藉由各個不同的國族、政治、階級、派系、性別,從對比、矛盾走向認同、融合的過程,試圖從各角度再現當時景況的一瞥,只用愛去描述,不用恨或悲情去批判,讓過去曾發生過的事件,重新與現今的台灣血脈、情感相連。
    一個跨越閱讀圍籬的故事,
    一個凝聚世代、引人萌想的故事,
    她描述過去的動盪不安與幸福期望,
    她超越性別、打破立場、融合彼此。
    今年夏天,她要講一個家鄉的故事。
   -錄自女書店

 

高雄故事裡的歌

軍艦進行曲
サヨンの鐘(莎勇之鐘)
阿媽的歌-想要彈同調
補破網
月光小夜曲(サヨンの鐘)

--------------

  讀著過程中,心情很矛盾掙扎,因為時代背景的陳述太過繁瑣,猶如進入作者筆下田野調查的史料考察。沉重的悲劇重重壓在心底,喘不過氣,好想跳脫。微妙的是,每當想闔起書本時,東興與景知的戀情,猶如這悲劇大地中開展的一朵脫俗小花,在那裡,我的情感得以獲得救贖,驅使我忍著莫名的悲痛及恐懼讀完。

  兩人的戀情來得很不自然的自然。兩人的悲劇也來得極為自然的不自然。一場美軍轟炸甘蔗園,炸死東興的父兄弟及母妻小七人,過於戲劇化的噩耗,讓已孓然一身的東興開始強烈翻攪與景知逃離死亡的記憶。原本可能只是簡單再不過的日本軍官,稱不上朋友,卻因為接連的厄運,讓東興無以宣洩的複雜情感,在悲劇的泥潦中找尋與他共同逃離死亡的景知。

  出身日舊華族,與好戰主義的父親完全背道而馳的軍官景知,長久以來,一直忍受壓抑在他人眼中是位不斷叛逃主流價值的無奈與憤怒的情緒中,做著違所願的兵役,來到南台灣這塊陌生的土地,意外地與東興意外地經歷了一場與死亡失之交臂的命運。人長得就如櫻花般高貴絢爛的身世背景,景知只是很單純地被東興這位充滿南台灣活力的台客帥哥所吸引,再多陳述的理由,再在訴說台客撞入心中的戀情,純粹就是內在潛藏既久的GAY--達作祟,將他的青春、戰後餘生,完完全全奉獻給救了他、護了他性命的東興,即使因錯綜複雜裡不清頭緒的感情中,種下與日共產黨身分的妻子的惡緣,導致女兒出生,殊不知老天爺似乎讓這不看好的果實,卻又玩笑似地,帶給他與東興日後情感密不可分、長伴彼此的甜美緣起。

  即使背景再怎麼令人驚懼、沉重、登場的人物令人厭惡、憐憫,東興與景知相繫的心是這篇故事裡唯一的淨土,情感的聖域。這也是我長久以來寫小說想要表達的東西。

  超脫凡俗的浪漫與耽美,似乎存在又遙不可及。似乎長久的甘甜,卻短暫如雨露閃電。驚鴻一瞥的美。如同作者以惡土中向陽光伸展的小花,暗喻兩人不為世俗見容戀情的清新優美。

  讀完這篇故事,讓我不再為被媽媽棄置的朋友──我的愛藏書傷心。滿屋子的書堆在寂寥的房間裡,似乎時光有著漂流半個世紀之久的錯覺。想想,堆滿這麼多書,也堆不出一直以來想要寫的故事。幾篇故事的大綱,長久以來猶如心中鬼影,飄忽不定,時而輪廓鮮明、時而消失隱蔽。

  那天,璃光聽我說了幾則構思的故事,她很期待我將之寫出來。我笑了笑不敢承諾,因為對自己沒信心,也覺得自己的口味太膚淺了。要說教,不需要由芝麻仔的我來攪和,光諸佛菩薩上師的教導,說不定好幾輩子都用功不完了。自己又不喜太過寫實沉重的時代背景,例如戰爭下的人性血腥與悲劇。記得以前光看阿甘正傳前面那一段槍林彈雨,不到兩分鐘就讓我直奔廁所狂吐到整個人快暈過去。說真的,也無能力跟野心說要寫出符合對人類社會有文學價值的鬼東西,充其量就是自我感情的宣洩,自慰自己的故事。

  不過現在好像有點不同了,因為有這種想法,其實也是證明自己仍存有"媚俗"或"野心",所以何不好好地誠實的看待自己,自慰文一下下、、、又何妨?說到自慰文,個人還是覺得有程度差別,只要別大辣辣到處張貼宣傳,引來社會大眾不快,其實跟少年強說新愁,每天總要寫個心情點滴、憤世嫉俗、自我放逐、追求理想自由、感情碎念的文章,也沒啥兩樣,不覺得哪邊好或不好、高尚低俗的區別。即使自以為是的藝術、創世鉅作,心知肚明,成不了社會標竿、時代前驅、群眾媒體效應,其實都是一樣的。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上各大新聞網的一篇霹靂布袋戲BL同人文--小莫強引當家男主角素還真?!說真的,我也粉驚悚!也許有某莫某素兩邊粉絲,早看這文不爽很久了,才會收集那作者房間裡面的極私密文作為證據給舉報,這跟爆璩美鳳的手法有那麼點相似的影子。話說自己,基本上除了"佛"所說,是我此生最值得努力去讀的,偶爾偷閒寫個狗屁自慰文,不給他人造成困擾,惶需付予甚麼存在地球的價值
跟意義啊頑張ってーー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